© 2005-2019 故乡,是一首悠长的恋歌,吟唱着母爱的深沉和博大,故乡是一轮皎洁的明月,倾洒着乡情的醇浓和古朴。当我怀揣梦想,作别那遍贫瘠的土地,至今已是三十二个春秋进入深春那熟悉而又让我思潮翻涌的蛙声却总会在我经意和不经意间响起呱呱呱此起彼伏,似乎在弹奏一首悦耳的心曲,又似乎在低吟一个承载辛酸史的故事,是的,那故事并不美,尚无动人的情节没有诗情画意,不忍让人再提起,然而,我又怎能让它深埋在流失的岁月中呢。我的故乡是贵州省普安县境内一个较边远的山村大山紧锁经济匮乏在那民不聊生的年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饥肠辘辘的父亲带着老母,迈着蹒跚的步履,背负行囊,东奔西走,逃到那里维持生计,于是草率地筑了个小巢算是有了一个较为安稳的归宿,过上了清贫苦涩的日子,随着我们姊妹三人的陆续降生,父亲这艘生命之舟载着我们六口之家风雨兼程,犹如一片飘浮在大海中的枯叶一个浪花的扑打可能就见不到踪影。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